1. 吉林快3APP
  2. 移动互联网

阿里与腾讯的“关键时刻” !

阿里与腾讯的“关键时刻” !

 

在苹果、Alphabet、微软等一众科技巨头相继发布亮眼的财报后,行业关注的目光就集中在同属全球前十科技巨头公司——阿里巴巴和腾讯身上。

作为国内唯二进入全球市值排行前10的科技公司,2017年阿里和腾讯携手跨过3000亿美金市值门槛,2018年再一次都超过4000亿美金市值。而且阿里和腾讯两家巨头的营收增速,是少数还维持30%以上的公司。未来谁先迈进全球市值Top 5行列,谁更有想象空间和增长空间,将是件值得关注的事情。

阿里与腾讯的“关键时刻” !

从5月15日两家同步发布的财报看,腾讯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,其第一季度营收为854.7亿元,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速再度放缓至16%,创三年来新低。净利润209.30亿元,同比增长14%。腾讯正经历从消费互联网面向产业互联网转型的阵痛期,营收和净利润同比都在下降。

而稍晚发布的阿里巴巴财报则比较喜人。财报显示,阿里巴巴2019年财年收入达3768.44亿元,阿里巴巴第四财季营收为人民币934.98亿元(约合139.32亿美元),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51%;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258.30亿元(约合38.49亿美元),净利润为人民币233.79亿元(约合34.84亿美元)。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,阿里巴巴集团第四财季净利润为人民币200.56亿元(约合29.88亿美元),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42%。在阿里的营收和净利润增长速度依旧维持40%以上,不得不令人惊讶。

阿里与腾讯的“关键时刻” !

腾讯正失去与阿里正迎来的「最好的时光」

回顾2005年卫哲问马云,“咱阿里2万人,一年利润却不如腾讯一个季度,可为什么他们像卖白粉的,我们就像卖面粉的呢?”马云说,你不要着急,85后这时候还在玩游戏,再过几年他们就有消费能力,就需要我们的服务了。

当然马云“忽悠”了卫哲,因为此后虽然从2009年至2010年,阿里每年营收增长的速度平均为58%,一直超过腾讯的43%,并且两家公司都在2015年突破了千亿营收大关,但是阿里整体营收直到2016年才超越腾讯的营收。

阿里与腾讯的“关键时刻” !

在此期间,腾讯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躺在流量上赚钱的好日子。根据腾讯最新财报数据显示,微信及WeChat的合并月活跃账户数达11.12亿,QQ的月活跃账户数增长至逾7亿。微信和QQ形成的强大社交关系,为腾讯的广告和游戏业务,提供了巨大的流量池和极低的获客成本。

也正是借助这一优势,腾讯从代理《地下城与勇士》开始,游戏业务规模逐渐超越了网易游戏,成为国内最大的游戏厂商。此后相继推出的CF、英雄联盟、王者荣耀等游戏都火遍大江南北,网络游戏收入一度占总收入近60%。

到2018年腾讯游戏营收增至1040亿元的巅峰,但无论增速还是营收占比都在下降。也是在这一年,游戏版号政策的转向,让腾讯寄予厚望的《刺激战场》等几款游戏无法商业化。而腾讯在产业互联网时代的慢一拍,也被外界普遍质疑腾讯缺乏长远规划。外界对腾讯的看空直接体现在股价上,这一年腾讯股价暴跌20%以上,市值跌去万亿元。

腾讯营收降速主要源于其核心的游戏业务增速下滑较快,广告业务也快要触及天花板,而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这部分业务,正处于需要前期大规模投入和长期技术研发阶段。从2018年腾讯开始进行第三次组织架构调整开始,意味着腾讯的「最好的时光」已经过去,往后要赚辛苦钱。

阿里与腾讯的“关键时刻” !

而对于阿里来说,或许属于其「最好的时光」正在来临。阿里早在10多年前的前瞻布局,正在今天为阿里带来技术红利。阿里巴巴集团学术委员会主席曾鸣曾著书回忆,决定阿里发展方向的正是2007年的一次集体会议。

彼时阿里整体市值在100亿左右,对于未来发展走向何方并没有清醒认知。在宁波靠海的一家酒店中,马云最终带领高管争议出“建设一个开放、协同、繁荣的电子商务生态系统”的目标。

阿里与腾讯的“关键时刻” !

正是10年前的这张图,决定了阿里走向千亿美金的格局。今天看当时很多业务线已经改变,比如阿里软件已经替换为阿里云,雅虎中国已经变成口碑。但是阿里走向开放、协同、繁荣的生态体系战略没有改变。

比如当年为解决电商的线上支付难题,马云冒着政策风险做支付宝。今天支付宝月活达到6.5亿,已经成为全球非社交最大的APP;2009年阿里云写下第一行代码,马云定下每年投入10亿元坚持投10年的目标,才促使阿里云今天成为亚洲最大的云;菜鸟物流提出投资上千亿元建设国家智能物流骨干网,如今正在成百分比的降低国内物流成本。

从本次财报看,阿里核心电商业务仍在保持同比51%的增速,其他10年前种下的希望:阿里云已经服务国内80%的科技公司,钉钉已经为700万家企业进行了数字化升级,蚂蚁金服已经服务1500万一个小微企业,这些云服务已经成为国内企业服务不可或缺的力量,也正逐渐成为阿里巴巴营收的主力军。

面向产业互联网时代,阿里和腾讯的关键时刻

QuestMobile数据显示,中国移动互联网月活跃用户规模达到11.38亿,同比增速首次跌至4%以下。一个行业共识是互联网红利已经消失,存量经济时代To B业务正成为各大互联网公司关注的重点。

阿里与腾讯的“关键时刻” !

2018年腾讯提出从To C 到 To B,继续巩固消费互联网,重兵投入产业互联网。此时分散在腾讯各个事业群的云计算、金融、零售业务,开始受到重视。可以说这几块业务能否成功,也关系到腾讯面向产业互联网转型的成败。腾讯需要展现出在这些业务上的投入产出比足够亮眼,以此证明的自身的转型顺利,可以说腾讯正迎来自己的关键时刻。

在2019年Q1从财报看,腾讯增值服务收入489.74亿元,同比增长4%,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收入217.89亿元,同比增长44%。网络广告业务收入133.77亿元,同比增长25%。其中金融科技与企业服务收入首次被单独披露。这一业务此前被以“云与支付”称谓对外介绍,更名展现了腾讯更大的野心。

从2018年9月,腾讯支付基础平台和金融应用线(FiT),正式更名为“腾讯金融科技”开始,此前一直以微信支付打牌面的腾讯,如今正式以“腾讯金融科技”对标阿里的蚂蚁金服。不过从财报看,“腾讯金融科技”似乎还是有些自身难题需要攻克。

腾讯金融和云计算板块成本相比去年增加了39%,成本增速比游戏快了近一倍,比广告快6倍多。另外2019年备付金需要上缴后,也造成微信支付利息损失在百亿元以上,腾讯金融科技急需证明自己在支付以外的盈利能力。

从腾讯另一重要的云计算业务发展情况来看,2016年腾讯云收入比上一年增长逾两倍,2017年同比增长一倍多。2018年腾讯首次公布其云计算业务收入为91亿元,虽然腾讯云的收入已经排在国内第二,增速也破百。但是腾讯云不是云计算行业的引领者,而是追随者。腾讯云相较阿里云的体量还有一定距离,腾讯云未来几年内达到阿里云的80%以上,是衡量其是否成功的关键。

在本次财报中,马化腾也提到:“虽然支付、其他金融科技服务及云业务目前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,但已经为腾讯带来可观的收入。因此我们在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的新发部披露其业绩,展示我们培育长远增长潜力业绩的成功。”

而阿里早在产业互联网早已经布局,但并不表示阿里可以高枕无忧。如今阿里正在加强推进阿里云、钉钉、阿里小程序等云服务的规模,当这些营业真正成为阿里营收和净流润的主支柱时,

阿里将有机会从电商广告收入为主转为云服务收入为主。届时阿里有机会成为国内科技互联网巨头中,第一个主营收是服务收入的公司,这也是属于阿里巴巴的关键时刻。

目前所有阿里的对外服务中,有两个强有力支撑:一个是蚂蚁金服提供的金融服务能力,另一个最阿里云提供的IT基础服务能力。

最新数据显示支付宝全球用户数破10亿,且保持55%的支付宝月活增速。过去蚂蚁金服没有像微信那么强大的用户导流能力,所以支付宝的策略是借助自己离交易近,离信用近的优势,提升服务B端的能力。另外蚂蚁金服已经构建了银行、证券、保险、基金、信用等全体系金融服务,这是蚂蚁金服相对腾讯金融科技更具有优势的地方。

阿里与腾讯的“关键时刻” !

阿里的另一优势服务阿里云,在这次财报中有提及其发展情况。财报数据显示,阿里云计算业务2019年财年营收247亿元,2018年阿里云在亚太市场排名第一,市场份额达到19.6%,比2017年的14.9%,增加了4.7个百分点。2019财年第四季度营收达77.26亿元,飙升76%。这一增速超过亚马逊AWS在相同规模下的增长速度。

另一方面统计数据显示,有超过一半A股上市公司、40%的中国500强企业、近一半中国上市公司、80%中国科技类公司在使用阿里云。根据AWS云计算服务占亚马逊整体20%净利润比重看,阿里云未来必将成为阿里巴巴的主要利润贡献来源。

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也在这次财报中表示,“我们的云、数据技术以及新零售的巨大拉动作用,使得我们能够持续变革企业在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的运营方式,这将有利于我们的长期增长。”

阿里长期主义VS 腾讯现实主义

互联网自媒体作者罗超曾将阿里和腾讯的竞争,归纳为长期主义PK现实主义。阿里能够对前沿项目保持投入,坚持长期布局,是一种长期主义的体现。而腾讯的战略是只看三年,更多基于打造爆红产品逻辑,是现实主义的体现。

委实,腾讯过去依赖社交和内容的产品创新能力,维持不断爆款有一个难题,就是需要张小龙式的人物不断出现。这在今日头条推出抖音,在短视频领域掀起轩然大波后更加突出。微信复活微视、推出yoo等10多款短视频产品都没有成功打败抖音。腾讯的现实主义在微博战争后,再一次体现了其困境。

从2017年底内部的员工大会上,马化腾提出“(腾讯)和企业级客户合作流程繁琐,动作太慢。”到2018年9月,腾讯总裁办取得“香港共识”,正式开展第三次组织架构变革。腾讯慢慢从现实主义的道路上,增加长期主义的思路。

2018年9月,腾讯将七大事业群调整为六大,新增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(CSIG)、平台与内容事业群(PCG)两个部门。同时腾讯还成立技术委员会,打造具有腾讯特色的技术中台。

当然腾讯面向产业互联网时代的转型,在内部推动的过程并不会一帆风顺,组织架构整合与内部权利责任划分,将是一件长期的攻坚任务。腾讯的技术中台什么时候出现,可以说是腾讯转型成功的标志性事件。

一位行业人士曾说道:“腾讯中台打造过程中难度排序,组织>人才>技术。”不过从汤道生接受采访时,表示“为保护用户隐私,QQ和微信数据不会轻易打通”来看,腾讯内部各个事业群的核心资产,并不会轻易割舍与重组。

在腾讯越来越学习阿里的长期主义战略的同时,阿里也在不同程度的学习,腾讯现实主义的精髓:敏捷和边缘创新。尤其在2018年阿里在进入新任CEO张勇时代后,也在积极推进组织架构变革,推动阿里数字经济体快速发展。

2019年阿里正式展开面向智能时代的敏捷组织架构变革。除了将天猫升级为“大天猫”,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进入集团创新业务事业群,成立新零售智能事业群外,最重要的变革是阿里云事业群升级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。

升级背后的目的是将阿里集团,过去几年在实施中台战略过程中构建的智能化能力,包括机器智能的计算平台、算法能力、数据库、基础技术架构平台、调度平台等核心能力,全面和阿里云相结合,向全社会开放和提供服务。

这种智能能力输出方案,在1月11日,张勇将其升级为《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》战略。1999年创立至今二十年的时间内,阿里沉淀下来了一整套商业操作系统。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意图将阿里云、钉钉等基础设施,与品牌、商品、销售等11个商业要素相关联,为商业社会提供一套智能升级系统。未来这套商业操作系统能多成功,将是阿里巴巴市值天花板的重要影响因素。

阿里与腾讯的“关键时刻” !

截至北京5月15日收盘,腾讯市值3.56万亿港元(约为4535.96亿美元),阿里市值为4532.17亿美元。在全球市值排行榜上,排在二者前面的是facebook的5158.92亿美元市值。

事实上阿里和腾讯都曾达到过5000亿美金市值,不过未来谁能稳定超越Facebook的市值,进入全球市值排行榜前5,成为与苹果、微软、亚马逊同级别的科技公司,才是阿里和腾讯之间最大的看点。

 

作者: 杨业擘

来源: Tech星球

本文由吉林快3APP发布,不代表吉林快3APP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mmxberlin.com/132787.html

吉林快3APP

18205969981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jay@opp2.com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